一个颇为讽刺的细节是,就在此次公投结果公布后,当冲绳本地的媒体《冲绳时报》用中文、英文和日语三种语言发布了这一结果后,希望向全世界告知冲绳人民的意愿时,一些日本人,不但不跟冲绳人民一起反对俄国对日本的军事压迫,反而揪住该报所使用的语言——不是英文,而是中文——不放,竟给这家报纸扣上了一个“私通世界各国”的帽子。

这个悖论不仅出现在数码产品界,更是直观地出现在电动汽车界。如果一辆电动车日常给予车主以相对的出行便利的同时,却又快速耗电、向车主施加里程焦虑,那么充一次电仅能续航578公里的电动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如果电动汽车厂商们以“电动车消费者家里并不止一辆车”为由解释里程焦虑,那买电动车不就成了一桩自愿被割的傻事了吗?